人心背阴处舞动着一根魔棒

人心的背阴处舞动着一根魔棒,指挥着你哭,指挥着你笑,指挥着你莫名其妙地又哭又笑……

这一带地方,一次又一次重复着这么一款的金钱游戏:一夜之间暴富,一觉醒来赤贫。


这一带的人大多是拼命三郎。自从上世纪改革开放以来,先后出现过走私台湾手表,倒卖港澳台旧服装,倒腾棉纱铁树苗,养鳗养蛏养猪养鸡,偷渡日本,出国洋插队,异国假结婚,海外移民……以及近年来归国创办各种民营企业……长江后浪推前浪。一个浪潮紧接一个浪潮,翻滚而来席卷而去,让这地带每隔一段时间总会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暴发户来。

当富翁富二代们沉醉于灯红酒绿香车美女的时候,当富婆富姐们流连于美容瘦身时尚前沿的时候。一些冒充民间融资人的骗子也开始忙碌起来,他们总要寻找机会出来施展施展伎俩,来“均贫富”一下当地的社会结构。先前是以民间做会的形式出现,现今则以“五分息一角息”等高利为诱饵。其导致的结果都是一样:呑了巨款,人间蒸发。

害得父老乡亲们欲哭无泪,他们辛辛苦苦了几十年,一夜之间又回到了解放前。呜呼哀哉!面对钱生钱利滚利,面对日益上涨的物价房价,人心是那么脆弱,一阵徘徊之后终于挺而走险,完全无视脚下的陷阱。“贪”字与“贫”字极其形似,只是点撇之差。当地俗话说,贪贫同笔划同字义。意味着,贪即贫。先贪后贫,心灵世界主宰着物质世界,这不是唯心主义。

说罢金钱游戏。笔者不由得想到几年来的香蕉行情走势,似乎也是受辖于人们潜意识里那根无形的魔棒。如果你跟我一样每周都要去超市购物,就不难发现这个现象:假如今年香蕉贵价,明年肯定贱价,后年肯定又是贵价,呈波浪状起伏。价格大幅度沉浮来自于供与求之间的不平衡。也就是说,人们一看到今年香蕉卖好价钱,于是趋之若鹜地种植生产,造成明年的过剩。到了明年,人们的生产力被眼前积压的香蕉打垮了,又造成后年产量的不足。这种结果对果农来说当然是悲催的。那么,为什么不能计划生产?是啊为什么?谈何容易。这魔棒,就是人的潜意识,它影响着人的生活方式,从群体到个人。

说到个人,笔者又想起一个瘾君子,那人是我表姑的前夫。此君干起正经事来一向都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,倒是对那些歪门邪道情有独钟,常是走火入魔,玩一个着迷一个,堕入网罗无法自拔。大半辈子的人生是从烟瘾酒瘾赌瘾嫖瘾走过来,近期又中了网购瘾,平日里还伴随着骂人瘾说脏话瘾。

话说那网购瘾,其危害性绝不亚于其它的瘾。此君日常面对电脑要么看黄片看到三更半夜,要么通宵达旦地网购,买了一大堆有用无用的东西,送小三送小四送吧女送洗脚女,坐吃山空,入不敷出。一旦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于是乎迁怒,于是乎狂暴,于是乎歇斯底里,骂人瘾脏话瘾随之助阵而来。

几十年瘾过来,瘾得皮包骨头、瘾得倾家荡产、瘾得妻离子散还不思悔改。正当他庆幸自己这辈子还没染上毒瘾、还够不上瘾君子这称谓的时候,阴间的门也悄悄向他敞开了。此君留在世间最后一句话是:我知道上瘾是害人害己,可我身不由己,就好象被暗中一根魔棒操纵了一样,你们要可怜我、同情我才对……这暗中一根魔棒,正是他的潜意识,也就是他那放纵不受约束的意志。

笔者想起使徒保罗一句名言:立志行善由得我,行出来却由不得我。笔者更喜欢保罗先生的另一句名言:我是攻克己身,叫身服我。也有版本把这句希腊语译成:我是痛击己身,叫身服我。啊呜!金钱香蕉瘾君子;何时能穿越人心背阴处这么一根可怕的魔棒!

随机几篇散文:

赞 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