阆苑寒食

柳絮纷飞,四月的温暖有了淡淡的诗意。来路迢迢,淡烟急雨的时节里,我和你,在阆苑相遇。

我一直在想,千年之前的你究竟是何模样。是否也曾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,吹笛折柳,失去人间烟火,只为了祭奠再也不能归来的人。于是,你将它一代一代的传递下来,说是纪念,却是告诫。

执一把油纸伞,穿上汉服,行走在寒食阆苑,我只是想要去找,找寻那份消失在我身体里祖先曾经记住过的东西。去寻找那蓦然回首时的一抹微笑,去探寻历史的轨迹。

苍翠浓烈,碧水吻岸,垂柳默默入睡。我将脚放入水中,想要探寻水的记忆,可是以碧绿的眼眸凝视我。于是,我探访古城,去抚摸时间留下的旧迹,小巷横斜,阡陌邻里,我的身影似乎回到了过去。我看见那时的人们,摈弃喧闹,归于宁静,百户之街,却无炊烟升起。凉的面条,冷的馒头,构成了一天的实际。青石路上,言语无他,嘉陵江边,捣衣声声弥散不歇。灯火点点,照亮归家的路。

我从记忆中醒来,探寻今日的寒食,暖意喧闹,人流如织。经过千年沉淀,宁静背后掩盖的繁华终于迸发出来,岸边捣衣不改,可端的是一份清濛繁密。穿过厚重的尘埃,当历史已经过去,那原来盛开的繁华却已经成了游资,让无数的人去凭吊。

只能凭吊,只能观望,只能赏玩,只能叹息。

过去的,在一代一代人的逝去中演化成历史,我们再也寻找不到当时的风景。千年之后,今日的盛景谁会明晰,谁又说与谁听。唯一留下的,只有岸边娉娉婷婷的身姿,在扶风弱柳中渐渐散去。最后的最后,我们只会记得,很久很久的以前,之推绵山焚身,于是我们才有了今日的假期。

而我们,怀念历史的人,终究只是怀念。

茕茕孑立,形影相吊。


随机几篇散文: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