梨谢荷开夏初始

昨日忽然下了一场小雨,雨虽不大,而那淅淅沥沥的雨声中还夹杂着些许春雷的轰鸣。想来这该是暮春时节最后一场春雨了,农人们显得高兴,这雨可下的真是及时啊!不但缓解了旱情,想必田里的小麦也该窜高一大节了罢!而这带着呼呼风声的小雨却下的让我格外心疼,也让我无不担心的是“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?”我从心里默念但愿这风声不会吹落我的清梦。

今晨一早,我便跑到后园里。映入眼帘的哪里还有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盛景?有的只是满地狼籍,有的只是凄清冷寂。满园的梨花就这么凋零了?竟不曾让我这寂寞的赏花人一睹她卓约的风姿?究竟是她在有意回避我呢?还是我一时错过了赏花的佳期?这一切都无从解答。看着残枝上偶而滑落得花瓣,我不禁要问:而今梨花已谢,我又将清梦寄与谁呢?

实在不忍看到这满地狼籍,更不愿在这衰残的梨园里徘徊。于是我使劲跺了跺满脚带香的花泥,几乎是跑着出了这伤心之地。

时间尚早,此时东方才微微泛出红晕,我信步踱到庭前那方久置未用的青草池塘畔,本打算借着池水淡淡的绿色倒影聊以安抚我那颗受伤的心。却无不意外的在小塘一角发现了数片娇小的荷叶。她们零星的散落在池塘里,偶有一两支顶着朵儿的荷苞在僻静处悄悄探出头来,倘若你不留神,是很难发现她们娇美的倩影。这着实让我欣喜,欣喜之余我又犯疑了,想来这池塘,哦!不,确切的说现在应叫荷塘了。但这里向来是没有红粉碧荷的,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是没有的。这时节又怎会凭空生出许多的呢?她们是如此的精神,以至于我仿佛看到了不久之后满塘的碧绿。

忽而想起这大抵是去年暮秋时节偶然遗落的罢。记的去年回家的时候正好在路上遇到一位相识的朋友,于是在我与他一道同行的时候,他送与我几颗莲子,并说别看这是陈年的莲子,却是很可口的,吃起来有点象花生米的味道。不过他话锋一转又说这莲子壳倒是很坚硬的,你要是想吃到它们非得下一番功夫不可。待我接过莲子看也未看便将它们丢到衣兜里。那日心情不好,当我回到家后就将所有的不悦通通加在莲子上。无奈,任我是又敲又打,甚或是将牙也用上,它们依旧如故完好如初,偶有一两颗因用力过猛而变了形的,也只是龇牙裂嘴罢了。细看上去,它们非但与顽童有几分神似,似乎还在取笑与我,像是在说:“真是没用的东西,纵然你有千百般本领,又奈我何如?”我很懊恼,一气之下便将它们尽数丢进这荷塘里。

而现在,它们分明以另一种姿态存活。我那时一个恶意的举措,却换得这一塘清荷的新生。它们的出现,不仅拂开了郁结在我心头的阴霾,也让我恍然大悟的同时看到某种希望的端倪。

一丝清风掠过水面,娇艳的荷花苞似触电般微微直颤,撩拨着荷枝四周的碧水泛起丝丝涟漪 ,卧水而泊的荷叶上几颗晶莹的露珠不时随风而动,惹人格外怜惜。

咦!这不是初夏的伊始了么?我俨然觉的眼前一片生机,不是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吗?农人也在春季拨种希望,而我却深信这充满生机的初夏又何偿不是我清梦的开始呢?

簌簌梨花风前落,盈盈清荷雨后娇。

随机几篇散文: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