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老了,守着一盆菊花读诗

有一句写菊的诗,就是一句:这么晚了,你在等谁?是,人生怎么也像菊花,一生在等,等什么?说不清,用一生的苍绿,换的一朵瘦黄和憔悴。

我们老了,守着一盆菊花读诗:“薄雾浓云愁永昼。瑞脑消金兽。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厨,半夜凉初透。东篱把酒黄昏后。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“。可能读到此,我和你老泪流。

我们老了,不知你在何处,我爱你,你读诗:有花堪折尽管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我也读诗:千头万朵尽管赏,哲人爱花不折枝。悔矣,今我独自读诗:丛绕舍似陶家,遍绕篱边日渐斜。不是花中偏爱菊,此花开尽更无花。

雨雪霏霏,今我来兮,回忆当年你杨柳依依。你我已是:荷尽已无擎雨盖,菊残犹有傲霜枝。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。我在等你。

残星几点,雁横塞,人倚楼,一声长笛。我们都老了,我人虽老,情似花开不并百花丛,独立疏篱趣未穷,愿和你,守着一盆菊花读诗。

亲爱的,你在哪里?我在残阳下等你。

随机几篇散文: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