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凉这尘世

抬头看了下窗子,才晓夜已过半。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白天与夜的隔阂,忘记了自己是否还与那无休止的挣扎中。只习惯了每个黑夜里,都会身不由己的望向那口窗户,只因上面嵌着那如期而至的明月。当他而至时,我才知已是深夜。

——题记

夜半无眠,心无眠,听凄怆之音,覆彻夜之苍空,呼唤着谁的容颜;抑或悲喜,抑或别离,抑或千寻。凡尘间,谁还思念着谁的容颜,谁还眷恋着谁的眸间,谁还守着谁曾给的满腹温柔,谁又在心底堆起一座坟,葬着未归人。

于千万人中,于那一锦年那一季花开,你我初识;于那阳光明媚,小桥流水之日,你我相知;于那夏风温柔,并肩赏星之时,你我相爱。不曾想,却于那下起雨的日子里,我们从此各自天涯。终不知,这是一次美好的际遇,还是一次错误的相遇。若知结局,何必当初,若有当初,何必分离。

听曲一首,思绪飘渺。脑海中勾勒出你的清颜,上扬的嘴角俏皮的划过一丝浅笑,忧离的眼神让人怜惜。总记得,在你怀里,缕我青丝三千,曾给的盛世明媚难以湮灭。

夜的黑衬着月的明,凉的心伴着热的泪。都说,花开彼岸。而我亦在对边,却始终不见花开,是花不再开,还是我难等待,如若花不再开,又何必苦苦等待;或是我难等待,注定一个人独自精彩,那我且甘愿,独看繁华一场!

赏窗棂明月,亦已感,眉梢之忧何处散,何人散,且念何必散。习惯失眠,习惯失眠里独自伤,习惯失眠里幻安然。捧一缕月光,放在眼前,告诉他并不孤单,还有我为伴,他且笑,我亦是你的伴。夜半几分,浅忆从前,那不老的誓言,如今却成了笑言。之所以称作笑言,是因为在我看来,所有的一切都是世事难料的,而如今只能一笑而过。

夜半几分,念若成灾,一曲离歌,两边天涯。花前的语月下的言,许下的承诺终变烟。有道,人生若只如初见,若盼初见,何必再见。薄凉尘世,有多少爱值得缅怀。

随机几篇散文:

赞 (0)